TullTull
作者
從電商到外賣,快遞巨頭不死的平臺心
6498
2020-05-13 10:13    文章來源:原創
文章摘要:不論順豐是否愿意,它也被迫成為了美團、餓了么的競爭對手


當代精打細算的年輕人是什么樣子?他們愿意花成百上千購物,但是舍不得五毛錢的快遞柜托管費;他們愿意花百八十塊點外賣,卻為一兩塊的配送費心痛。


而最近順豐卻偏偏對這兩項花銷動了心思。一方面,由順豐控股的豐巢,最近因為托管快遞收費而深陷輿論漩渦之中;另一方面,順豐推出豐食小程序,準備涉足競爭激烈的外賣市場。


順豐的加入,讓黃藍兩色外賣小哥之間,突然殺出一抹紅色。而順豐的加入,能讓雙雄逐鹿的外賣市場轉變為三國鼎立嗎?


老手法:高補貼低傭金


為了搶占外賣市場,順豐采用的依舊是“花錢換增長”的老一套手段。


豐食由順豐同城一站團隊發起,聯合騰訊企業微信、微信支付、餐道、款易、順豐同城急送共同推出的團餐外賣平臺。最初,豐食上線的初衷是在疫情期間解決自己企業內部員工用餐問題,只接受內部員工訂單,如今也面向個人用戶開放。


對外開放,最重要的就是用戶數量問題。面對行業內巨頭美團和餓了么的壟斷,順豐想在擁擠的市場中吸引到自己的用戶,就一定要拿出點實實在在的東西。


于是順豐選擇了最老套,但也是最有成效的方法——價格補貼戰。


一方面,豐食向用戶發放了很高的紅利,即推出“瓜分500萬”的活動。用戶可通過“邀請企業入駐”和“我要推薦企業”頁面推薦企業,推薦成功均可獲得余額獎勵。而推薦的企業6月30日前在豐食消費1000元,推薦人還可另外獲得500元獎勵。


另一方面,豐食的低傭金政策也為飽受傭金之苦的商家提供了新的選擇。豐食目前對商戶的傭金政策為,商戶在今年7月1日之前上線豐食,只收取傭金3‰,商戶在7月1日之后上線的,傭金也只有2%。


相比于其他外賣平臺動輒20%左右的傭金,豐食的傭金已經低破冰點。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進行更大范圍的推廣,讓平臺和商家更好地被大眾認知,豐食在頁面設置了“推廣賺錢”功能,也即“成為分銷員”。用戶可與商家合作成為分銷員,推廣頁面分享給好友將獲取傭金,所獲傭金直接轉至微信錢包。


借助大力度的補貼和極低的傭金,順豐的入局,對外賣行業而言必然會掀起新的風浪。但面對外賣行業內的兩大巨頭,順豐僅僅憑借高補貼和低傭金很難讓自己在外賣領域站穩腳跟。


于是順豐看準了美團和餓了么的薄弱點。


順豐的團餐“彎道”


企業團餐,成為了順豐入局外賣的一個彎道。


外賣市場,早已經被美團和餓了么這兩個巨頭吃干抹凈,仿佛兩座大山堵在了新入局者的面前。如果沒有足夠的能力、資金和巨頭硬碰硬,新入局者想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就只能另辟蹊徑,迂回出擊,在紅海中找藍海。


說到底,就是差異化營銷。而順豐打出的差異化手牌,則是兩大巨頭稍顯薄弱的點——企業團餐。


美團和餓了么浸淫外賣行業多年,用戶流量增長已逐漸觸及到天花板,有需求的商家也被兩家瓜分。但企業團餐作為新興的外賣增量市場,美團、餓了么等外賣平臺此前卻并未深入。


據艾媒咨詢數據統計,2019年中國團餐市場規模高達1.5萬億元,占整個中國餐飲市場的33.23%。預計2020年中國團餐市場規模將增長12.67%,屆時中國團餐市場總規模將達到1.69萬億元,餐飲市場的占比將提升到35.65%。


不難看出,企業團餐就是外賣紅海中的一片藍海。


順豐此時借助豐食入局外賣市場,用企業團餐作為切入點,避免了和巨頭的直接競爭,有助于順豐打開新的外賣市場。同樣,順豐入局外賣市場,也將為整個外賣行業帶來良性競爭,進一步激活市場。


如此看來,不論是價格補貼還是差異營銷,都體現著順豐想要切分外賣市場蛋糕的決心。但順豐官方,并不想承認這一點。


試探or野心?


盡管一再否定,但順豐的野心卻已經顯露頭角。


豐食開始對外開放之后,眾多投資者對順豐給予厚望,認為其將會改變外賣行業現有的雙雄逐鹿局面,來一場緊張又刺激的“三國殺”。


但對此,順豐方面予以否認,順豐同城的負責人郭想表示,“我們沒有和美團、餓了么對著干的意思。”也表示對豐食現行的補貼和傭金福利,并沒有進行大力度的投資,也不想借由此來進行所謂的市場對壘。


對于豐食,順豐認為其目前只處于收集需求階段。等內部企業用餐的解決方案足夠成熟之時,才會談論是否將豐食作為順豐同城給老用戶的增值服務之一。豐食對于順豐同城而言,還沒有上升到公司的戰略層面,更談不上是順豐控股的集團戰略。


但順豐眼中“力度不大”的福利政策,相比于行業內的其他平臺的的確確算得上大力度。順豐的解釋,也就頗有欲蓋彌彰的意味。


另一方面,順豐想要打破垂直快遞,成為平臺性企業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


順豐對于平臺的野心始于電商,但擴張之路卻充滿坎坷。2010年,順豐推出順豐E商圈,2012年上線線上購物平臺順豐優選,2014年推出線下實體店“嘿客”,2015年推出跨境電商平臺豐趣海淘,2016年統一線上線下將線下店定名為“順豐優選”。


此外,順豐還相繼推出了“豐E足食”、“WOW哇噢”、“豐溯GO”等平臺布局無人貨架、無人便利店以及新零售領域。但是由于商業邏輯的欠缺和經營不當,順豐想要成為電商平臺的愿望也只能擱淺。


順豐的野心當然并不只限于垂直快遞領域。于是,此次的外賣行動,更像是順豐想要成為平臺性企業野心滿滿的舉措。


順豐野心似乎又一次要落空


順豐在外賣行業的種種舉措,難以撼動兩座大山,也難以撐起自己的野心。


順豐要面對的首要難題,是高補貼和低傭金政策停止后用戶的留存難題。低傭金有很強的誘惑力,但是這種常規的補貼打法,在補貼紅利停止之后便失去了效力。如果和競爭對手沒有很大的差距,用戶有很大可能回到之前的平臺。


其次順豐主打的企業團餐優勢,并不穩固。美團和餓了么的個人用戶數量已經接近頂峰,而企業團餐還有巨大的市場,兩大巨頭不會放任順豐獨占這一領域的市場份額。在兩大巨頭也發力企業團餐的時候,順豐的優勢就蕩然無存。


最后一點,則是順豐在外賣領域并沒有足夠的技術能力保證。打造一個外賣平臺,包含了餐品數字化展示、商家排序、出餐流程控制、合理化配送。在這些方面美團等平臺至少已經進行長達七八年的迭代和升級,而對于順豐而言,這些方面仍舊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


當然,順豐在面對難以撕裂的市場時,并不是死路一條。在四五線城鎮的市場中,美團等平臺并沒有完全占據市場。而順豐借助廣泛的物流覆蓋面,在低線市場中的優勢則較為明顯。


但順豐似乎并沒有抓住這個機會。縱觀入駐豐食的商家,基本都屬于中高端快餐消費的餐飲企業,例如德克士、必勝客、吉野家等。而這些商家的高消費水準和四五線城鎮的低消費水平有著很深的矛盾。


不論順豐是否愿意,它也被迫成為了美團、餓了么的競爭對手。在不得不面對的外賣競爭中,順豐的能力并不足以撼動行業巨頭,這也使得順豐想要借助外賣實現其野心,難上加難。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版權聲明:

凡本網內容請注明來源:T媒體(http://www.279457.tw)”的所有原創作品,版權均屬于易信視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易信視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評論

(^ω^)MG艺伎故事首页 黑龙江十一选五预测号 981cc棋牌在线 欢乐广西麻将下载安装 欢聚龙江麻将官网 捕鱼达人真人 天天电玩城ol官网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助手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走 海南体育彩票飞鱼开奖 东北麻将打1元怎样算账 宁夏滑水麻将群 心悦麻将胡牌器 燕赵风采排列七走势图带连线 河内一分彩前二技巧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贵州麻将上下分的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