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系“危局”:欠薪裁員的背后 旗下公司負債近39億元
26840
2018-06-07 14:45    文章來源:新京報 李云琦
文章摘要:5月25日,星河位于北京市海淀區的辦公樓一樓,記者看到,多數工位都已經空置

5月25日,星河位于北京市海淀區的辦公樓一樓,記者看到,多數工位都已經空置。

074735_3099012848_1_400_300.jpg

5月25日,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信息路的上地創新大廈,這里是星河系辦公的主要場所。

074735_3099012848_2_400_300.jpg

新京報記者 李云琦 攝

星河系裁員欠薪,*ST天馬及實控人徐茂棟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控股股東質押股票爆倉

在陷入被證監會立案調查、*ST天馬資金遭凍結、被要求提前還款等一系列泥潭的同時,徐茂棟控制的星河系旗下板塊又爆發裁員欠薪危機。

5月25日,新京報記者走訪星河互聯位于北京市海淀區的辦公樓發現,大部分的辦公場地已經閑置。

星河互聯的在職員工告訴記者,公司至今未發4月份的工資,自己已經在仲裁委提請仲裁。有遭“裁員”的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在5月初就因裁員被辭退,但一直沒有拿到四月的工資和其他賠償。也有部分員工在星河系危機下主動離職。

5月27日,星河方面相關人士回應稱,“星河是一個產業互聯網綜合服務提供商,通過控股或參股,旗下有近二百家產業互聯網科技創新企業。2018年春節前后,公司對一些業務和表現不理想的控股公司進行了調整,也涉及到一些員工的變動,在調整過程中有一些遺留問題,公司正在積極解決中。”

此前的2016年,徐茂棟控制的星河互聯集團在當時的“資本寒冬”下大規模投資創業型公司。2016年10月,徐茂棟控制的喀什星河創業投資以29.37億元的價格入主上市公司天馬股份,不到兩年時間,如今的天馬股份變成“*ST天馬”,公司及徐茂棟涉及違反證券法律法規已遭證監會立案調查。

員工稱被裁員欠薪,公司回應稱在積極解決

吳宏(化名)開始找新工作。4月底,他供職的星河商學院爆出裁員消息。星河商學院是星河系旗下“一站式創業開放平臺”的板塊之一。據星河互聯官網,星河商學院及星河創服、星河空間、星河企服、星河融快等多家星河系旗下創服企業一起為創業團隊提供100多項創業服務。

5月25日下午上班時間,記者來到星河互聯位于北京海淀區上地信息路的辦公樓。一樓的保安告訴記者,前臺工作人員因事請假,下午沒有來公司。記者進入一樓的辦公區發現,內部辦公區域的工位設置得較為密集,一些工位上標有員工姓名,但較多工位中都沒有員工且工位處于空置的狀態。

吳宏介紹,星河互聯辦公區域都是各個事業部或者部門分塊辦公,自己曾經所在的星河商學院是被整體砍掉,“星河空間還在運行維護,其他絕大多數的部門和子公司都基本沒人了。春節回來之后,全集團轉向區塊鏈方向。春節之后陸續有一些部門的人也都離職。原來七八百人的規模,春節之后一兩個月大概走了一兩百人。”

吳宏稱,在春節前,星河系旗下的金融部門星河融快被全部砍掉,成了最早的裁員征兆。吳宏沒有拿到賠償,4月份工資也一直沒到賬,“平時都是15號發上個月工資,公司方面也沒有解釋。我知道的有10個人左右,工資和補償金都沒發”。

孫婷(化名)是被“整體砍掉”的星河融快的曾經的員工,被調整至星河互聯的其他崗位。據孫婷介紹,除了已經離職的員工,在職員工也沒有拿到4月份的工資,公司方面也沒有明確的說法,“領導說月底應該有消息,但是也沒有說具體情況”。

孫婷表示,現在自己和同事手上沒有項目,“每天就是來坐著”。之所以上班時間工位大量空置,除了員工離職外,也有在職員工離開工位外出。孫婷告訴記者,自己因為在公司沒有等到發工資的消息,在5月21日就申請了仲裁,隨后的5月22日也有部分員工陸續去申請仲裁。

5月25日,是江梅(化名)在星河互聯“最后一天班”。在江梅看來,目前是“巴不得你走”。

5月27日,星河方面相關人士回應裁員和欠薪情況稱,“星河是一個產業互聯網綜合服務提供商,通過控股或參股,旗下有近二百家產業互聯網科技創新企業。2018年春節前后,公司對一些業務和表現不理想的控股公司進行了調整,也涉及一些員工的變動,在調整過程中有一些遺留問題,公司正在積極解決中。”

超20億催款背后:星河系用項目出資做擔保

欠薪裁員的背后,星河系控制的*ST天馬也被拖進“泥潭”。

繼2016年10月入主天馬股份后,這家上市公司成為星河系及徐茂棟的資本騰挪的平臺,直至危機近日引爆。

5月25日晚間,*ST天馬公告稱,旗下的5支銀行賬戶遭到凍結。*ST天馬稱,公司正和其他銀行溝通確認相關凍結情況,尚未收到法院送達的法律文書,公司日常生產經營正常。

此前的5月11日,*ST天馬收到兩份催款通知,分別是由浙江浙商證券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浙商證券)、恒天融澤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恒天融澤)兩家債權人發出。浙商證券要求*ST天馬及擔保人喀什星河、上海上海睿鷙等足額支付11.74億元的轉讓價款;恒天融澤要求*ST天馬等補足9.57億元的基金出資。

超過20億元的催款吸引到監管層的高度關注,5月17日深交所對*ST天馬發布關注函。

根據浙商證券的催款函,記者發現,在早期星河集團旗下投資的創業公司的出資份額,很多都被拿出來做了擔保。浙商證券稱,2017年6月,星河系將旗下持有的項目公司的11.98億元出資質押給浙商證券,用以做擔保。2017年5月至7月,還將北京蜂巢天下、北京數字聯盟、夾克廚房、貓范、北京易言科技等近30家公司的出資額質押給浙商證券,用以擔保。

*ST天馬的資金問題早已顯現。2017年7月、8月,*ST天馬以年化利息率9.511%向機構簽署合同,向天諾財富融資3億元,還計劃以9%的貸款利率申請2億元的委托貸款。2017年9月,盛世圣金向法院申請對徐茂棟、喀什星河價值1.2億元的財產采取保全措施。11月,盛世圣金提起訴訟,要求徐茂棟等以1.5億元回購其持有的星河互聯0.992%股權。

5月25日晚間的公告稱,*ST天馬持有的齊重數控裝備股份有限公司95.59%股份及博易智軟(北京)技術股份有限公司9.1528%股份已經遭到凍結。

針對公司債務,*ST天馬在5月25日的問詢函回復中稱,“如債權方要求公司在一定期限內償還上述債務,公司不排除將通過出售相關資產、退出基金中的投資等方式償還。”

*ST天馬截止到2018年3月底的資產總額為87.7億元,負債合計為38.9億元。

多家機構“踩雷”,徐茂棟、*ST天馬遭調查

在*ST天馬籌錢的同時,公司控股股東喀什星河將所持有的*ST天馬3.56億股(占公司總股本29.97%)都已質押,累計被質押及凍結數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

2017年12月1日,喀什星河向天風證券所質押的2.9億股*ST天馬股權本應到期,喀什星河將贖回股票的時間向后延期了3個月。2018年3月1日,喀什星河向天風證券質押的股權再次到期,但喀什星河并沒有解除質押,而是試圖再與天風證券談質押延期。根據5月5日*ST天馬公告,這筆質押已經到期,喀什星河尚未履行還款義務。天風證券擬對質押標的進行相關處置,可能導致公司控股股東變更。

4月26日,*ST天馬收到方正證券通知函。方正證券稱,2017年12月13日天馬股份收盤價為9.91元,履約保障比例低于警戒線。方正證券按照交易協議的約定及時書面通知喀什星河,但喀什星河沒有及時履行補倉義務,已構成對交易協議的違約。方正證券要求喀什星河、*ST天馬按照交易所規則進行減持公告。

5月14日,*ST天馬收到華融證券書面出具的違約平倉公告的通知函。截至公告日,剩余質押股數為3175萬股,剩余待購回初始交易金額1.5億萬元及其對應的利息和違約金尚未償還。華融證券已經向法院申請擬對質押標的進行相關處置。

5月25日,*ST天馬跌5.04%,這已是*ST后連續下跌的第10日。

4月27日,*ST天馬、徐茂棟收到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因涉嫌違反證券法等相關法律法規,證監會決定對*ST天馬及徐茂棟進行立案調查。5月25日晚間,*ST天馬公告稱該立案調查仍在進行中,如公司存在重大違法行為,公司股票可能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并暫停上市。

隨著證監會對徐茂棟和*ST天馬的調查,網絡上開始出現“徐茂棟跑路”的消息。記者注意到,在2016年至2017年,徐茂棟較常出現在公眾視野,還曾在2017年10月陪同青島市李滄區區委書記一行來考察、11月出席過星河商學院相關活動。

在公開資料中,記者并未能找到徐茂棟2018年以來公開出現的身影。孫婷告訴記者,此前自己經常見到徐茂棟,其也經常來到公司。但調整工作崗位后,自己并未見到徐茂棟,因公司最近情況,近期公司的部分高管都不常看見。

5月27日,新京報記者向星河世界相關人士了解情況,其回應記者稱“徐總照常工作,正在配合證監局進行調查”。

■ 背景

徐茂棟的資本騰挪記

陷入欠薪境地的星河互聯,早在3年前就達到了110億元的估值,曾計劃賣身給杉杉系控股的上市公司希努爾,最終失敗。其后,徐茂棟通過步森股份、*ST天馬開始了頻繁的資本運作。

星河互聯曾擬賣身希努爾

星河互聯的實際控制人為徐茂棟,其在2009年創立星河互聯。根據星河互聯的官網介紹,公司是以聯合創業為核心的一站式互聯網創業服務開放平臺,旗下的創業平臺已為30萬創業者、500萬企業提供了服務。

工商資料顯示,徐茂棟主要通過其持股99%的霍爾果斯食樂淘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控制“星河系”,食樂淘持有北京星河世界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星河世界)100%股權。星河世界又持有喀什星河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喀什星河)100%股權,喀什星河也控制著*ST天馬、星河互聯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星河互聯)。通過星河世界,徐茂棟再控股或者參股星河系旗下的微創之星、星為信息等公司。

2015年12月,希努爾發布公告稱,計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為對價,向喀什星河等20名交易對方購買其合計持有的星河互聯100%的股份,交易價格合計110億元。

在2009年至2015年10月,星河互聯已經陸續投資或創建了艾格拉斯、窩窩、微網通聯、蜂巢天下、閃惠等60多家公司。

資料顯示,曾經的上市公司巨龍管業(現已更名為艾格拉斯)在2014年5月開始操作收購游戲公司艾格拉斯,計劃以25億元收購艾格拉斯100%股權。根據公告,星河互聯對艾格拉斯的整體投資為8188萬元,通過退出實現的投資收益達到了9.28億元。星河互聯還通過退出對微網通聯的投資,實現收益2.97億元。2015年,星河互聯創立的窩窩還在美股上市。

2016年,希努爾公告,決定終止與星河互聯重組事宜。這并沒有阻擋徐茂棟的資本運作,其在2016年閃電入主了兩家上市公司。

2016年8月,徐茂棟以10億元資金入主了步森股份。2016年10月,徐茂棟控制的喀什星河以29.37億元收購了天馬創投持有的*ST天馬29.97%股權,*ST天馬實際控制人變為徐茂棟。

倒手步森股份,通過*ST天馬資本運作

2016年11月,步森股份就董事會決議,擬成立北京星河金服,定位是“中小企業金融管家”。為了配合公司金融信息服務的轉型,12月,步森股份以1.17億元的價格收購浙江稠州商業銀行。2017年2月,步森股份決定與星河世界一起,計劃以自籌資金共同設立西安星河網絡小貸有限公司。

2017年11月,徐茂棟將步森股份轉讓,安見科技以10.66億元的價格受讓睿鷙資產持有的步森股份16%股權,睿鷙資產再將剩余持有的股權委托給安見科技,安見科技控制公司29.86%的投票權。此前步森股份參與的設立西安星河網絡小貸等計劃也終止執行。

*ST天馬也逐步發展了不少星河系的業務。2016年12月,*ST天馬宣布成立疏勒縣耀灼創業投資、北京星河創服。2017年2月,*ST天馬與機構恒天中巖出資設立并購基金星河恒天產業投資中心。

2017年3月,*ST天馬決定將原天馬股份的重要子公司貴州天馬虹山軸承有限公司、北京天馬軸承有限公司轉讓給公司原來的實際控制人。4月,*ST天馬計劃參股10億元聯合發起設立浙江浙商產融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5月,*ST天馬對成立的耀灼創投增資6.4億元。2017年12月,*ST天馬計劃出資不超過7.5億元參與成立廣州星河正澤股權投資管理合伙企業。2018年4月,*ST天馬宣布星河正澤計劃以7.4億元收購星河空間100%股權。

新京報記者 李云琦   liyunqi@xjbnews.com


版權聲明:

凡本網內容請注明來源:T媒體(http://www.279457.tw)”的所有原創作品,版權均屬于易信視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易信視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評論

(^ω^)MG艺伎故事首页 七星彩论坛特区 千炮捕鱼飞碟鱼 广东11选5预测杀号专家推荐 福彩36选7选码技巧 江西多乐彩技巧 河南福利彩票网 济南麻将app 熊猫麻将系统规律 1737金蟾捕鱼游戏中心 广东11选5一中一免费计划 江西快3遗漏数据一定牛 福彩p62开奖号 九乐棋牌所有的版本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海王捕鱼猫大爷怎么才能高分 电子游戏之后